二胎,是给全家最好的礼物!

二胎,是给全家最好的礼物!

原题目:二胎,是给全家最好的礼物!

当我还是个小孩子的时候,有时,我爸会开玩笑,问我:“让妈妈再给你生一个弟弟好不好?”

我武断摇头,“不好!”

怎么会好呢——有了弟弟,我的零花钱就要少一半,爸爸妈妈的爱也要少一半(固然估量我妈吼我的次数也会少一半吧),说不定他们还会重男轻女,从此我失去的将不仅是一半的关注,还有可能是三分之二、四分之三,甚至全体!

这当然不会是捕风捉影,因为据说,在我诞生那天,天高气爽的天空下,海边一个有花藤树荫的小院里,爷爷始终在开心肠擦一口小锅,说是要“擦清洁了给孙子热奶喝”。可是跟着姑姑跑回家报信说“生了个女孩”,爷爷的第一个动作就是站起身啪地一下把擦了一半的锅摔远,回身就走。火冒三丈的爷爷在那一霎时满怀失望:由于“独生子女”政策的推行,只有一个儿子的他,空前了!

没人晓得,二十多少年过去,我一直为这个“据说”耿耿于怀,哪怕后来爷爷奶奶对我也很心疼的时候,我都依然无奈忘记那个划出一道抛物线的小奶锅。所以,在很长一段时间里,我近乎偏执地酷爱着“独生子女”政策,从不吝于表白自己作为独生子女的幸福感——没有人和我抢爸爸妈妈,他们赚的钱都给我一个人花,所有人都宠着我,我在蜜罐里长大,我一点都不感到自己孤单!

彼时,我二十五岁,给杂志写专栏。我近乎宣誓一样书写下自己作为独生子女可以独有一份关爱的心理上风,言之凿凿:未来,为了不失公正,为了全情投入,我的人生也只能包容一个孩子!

然而,仅仅过了六年

六年后的2011年,隆冬,我最爱的外婆病危了。我亲眼看着我妈和小姨每天在病院里照顾她,直到她咽下最后一口吻,姐妹俩抱头痛哭。那是尾月二十四的晚上,我们坐在一起守灵,听她俩絮絮不休从小时候顽皮调皮的故事开端讲:讲我妈如何俏皮,翻墙头偷隔壁大叔晒在自家院里的螃蟹腿吃,出来时给不擅爬墙的小姨带一兜;讲我妈打坏了家里的碗,跟小姨磋商说“妈最疼你,你就说是你打的”,浑厚的小姨拍板许可,谁知当晚就被我外婆狠揍一顿;讲妹妹从不记姐姐的仇,下次姐姐翻墙再去爬树摘果子吃,妹妹还在外面放风,等着姐姐给自己带果子下来……

直到多年后,姐姐读完大学,妹妹进了工厂,姐姐在尔后良多年里都时刻惦念着要给妹妹买点什么,妹妹家有新颖食品也总要送一些到姐姐家里来。姐姐的女儿和妹妹的儿子在小时候互相深深嫉妒着对方,因为都一直觉得自己的妈妈爱对方多一些,自己的妈妈几乎不是亲妈,怎么看怎么像后妈!

说这些话的时候,我妈、我小姨、我、我表弟,咱们四个人哭得稀里哗啦,我表弟甚至对我说:亲眼看着一个亲人咽气,切实是太残暴了。假如有一天我们的父母不在了,他申请一个人进去送行,女人们还是在病房外面守着好,不然那种无能为力的感到太让人瓦解。

我在那一刻想,如果这是我的亲弟弟,该多好

腊月三十,我们去给外婆烧“头七”,我再一次被小姨的一句话戳核心脏——她跪在外婆的骨灰盒前,哭着说:“妈你释怀吧,过年的货色姐姐都给我筹备好了,什么都不缺……”

也是这一年,我爸的公司缺乏流动资金,我的姑姑们顺次来到我家,每个人都拿出一张房产证。她们仿佛并不斟酌万一自家兄弟生意失败,本人会不会颠沛流离,只是安静得似乎拿出压岁钱那样拿出房产证交给我爸去抵押贷款。旁边表妹想卖掉旧房买新居,四姑绝不迟疑地告知她:钱的问题自己主意解决,毫不能够找舅舅要房产证,在舅舅缺钱的时候,任何人不准让舅舅伤头脑。表妹豁然开朗道:“哦,我忘却我舅拿去典质了,那我再想措施吧。”

这就是我生活着的家族——没有大款,只有一般人,过着吃穿不愁但也无从奢靡的生活。我从小并不爱好大家庭的嘈杂,但长大了,当我们不得不参加许多事件时,我从没有像现在这样,因生在一个如此和气、亲热、不孤独的环境中而心存感谢。也恰是一次又一次的危机,让我明白地认识到,兄弟姐妹的支持,在人生中必需要经历的几回灾难眼前,是何其主要!

到这时,我终于情不自禁地想:我的法宝女儿咚咚,她若有病有灾,有没有那么一个人可以和她互为生命保障?若我和阿呆哥年老,卧床不起,即使请了看护,她面对上有老下有小的窘境,忙得过来吗?谁能和她调换?谁能替她分担?谁是她的支撑?谁可以在我们分开这个世界后,仍让她感触到来自婚姻之外的血统亲情?

很遗憾,这些我都没有。我和呆哥,我们必须健康地活着,尽力工作,随时面对上面四个白叟的老去与疾病,还有下面孩子的学业、小病、就业、婚嫁……以超常的斗志和精神把事业、养老、儿女等诸多问题逐一化解。没有人分担,我俩只能摸着石头过河,一直摸索身处异乡的儿女要怎么做才干让我们的父母老有所依?这不单是社会保障的范围,究竟除了物资医疗以外,还要顾及他们的精力需要——离开得太远,照顾不到;都来济南,住在哪里,四周有没有医院超市,是否常常看儿女孙辈承欢膝下;是买屋子还是租房子,房子买电梯房还是多层无电梯二楼以下楼房,多大面积,未来是否请保姆……真的生涯,就是这样,琐碎得一地鸡毛,偏偏你不考虑哪根鸡毛都不行。

所以,我真的从没有哪一刻像此刻这样,真心盼望我的咚咚能有一个弟弟或妹妹,在将来的日子里,与她相互搀扶,彼此关心。

这就是六年从前,当我从一个小女孩,成长为小女孩的妈妈之后,我所关注的世界,所产生的转变。

因而,三十岁这年,恰好合乎“双独政策”的我和阿呆哥决议再要一个孩子了:哪怕再阅历一次怀孕辛劳与生产之痛,再多破费一些买奶粉、尿裤、玩具的银子,再少领有一点属于自己的时光与空间……也要再有一个宝宝,陪咚咚。性别无所谓,只有两个人能真的相亲相爱。

于是,有了叮叮。

“叮叮”,顾名思义,是和“咚咚”配套的。

咚咚这名字源自新生命的敲门声,是小胎儿在妈妈肚子里铿锵有力的心跳。而叮叮,是咚咚的小错误,是“泉水叮咚”的济南城里,一对叮咚叮咚的欢乐组合。

他们相差一年零九个月——当叮叮像一颗小种子那样住到妈妈肚子里的时候,咚咚刚过完一周岁诞辰,她懵懂地张大眼睛,听妈妈说:“咚咚,你意识叮叮吗?”

咚咚摇头。

妈妈拉着她的小手,微微摸妈妈还没有鼓起的肚皮,告诉她:“这里面,有一颗小种子,TA会越来越大,直到有一天钻出来变成一个小宝宝,像咚咚这样有十个手指头和十个脚指头。TA是你的弟弟或者妹妹,是世界上除了爸爸妈妈以外与你最亲的人……”

咚咚似懂非懂,胆大妄为地摸一摸妈妈的肚皮,然后抬开端,咧嘴笑了。

后来,妈妈的肚皮真的越来越大了,咚咚欢喜地凝视着这种变更,天天都要拥抱妈妈的大肚肚,还要掀起衣服亲吻妈妈的肚皮。而每到这时,那些孕晚期的腰酸背疼耻骨刺痛都显得那么微不足道——面前这个一岁多小女孩笑眯起来的眼睛,让你觉得性命自身便是最美的童话。

一直到出产那天。

凌晨6点半,羊水突然哗啦一下子涌出,我和已经有过实战教训的阿呆哥井井有条地拎起待产包往门外走,然而走到客厅里的时候,忽然看见奶奶抱着睡眼惺忪的咚咚从卧室里走出来,咚咚不明所以地看着我,好像很纳闷这个时间妈妈为什么不持续睡觉,反而穿着整洁站在门口?

也是那一瞬间,我哭了。

在阿呆哥催我“快点快点”的催促声里,在奶奶小声告诉咚咚“你要有个弟弟妹妹啦”的欢悦声调里,在爷爷略有些忙乱的团团转里,我一把搂过我的小女儿,泪流满面。

那一瞬间,我居然涌出强烈的心酸,我在心里说:对不起,宝贝,等妈妈再回家来的时候,你就不是妈妈独一的宝宝了。

没人知道那一刻我有多愧疚,我好像到这时才想起,我把叮叮带到这个世界上来,之前并没有征求咚咚的看法。

这种蹩脚透顶的情感影响了我良久,在去往妇产医院的路上,在走进待产室的瞬间,在阵痛每一次袭来的时候,我都靠翻看着手机相册里咚咚的照片撑过来。我无法言说那种抵触的情绪,我甚至有些茫然:咚咚,叮叮的到来到底是为你好,还是损害了你?

直到“哇”的一声哭泣,叮叮来到这世界。

助产士乐呵呵地问我:“你头胎是男孩女孩来着?”

我说:“女孩。”

她笑了,“这次想要男孩仍是女孩?”

我真心叹口气,“都行,女儿吧,女儿比拟乖。”

她笑出声了,端着手中婴儿的小屁股给我看,“看,男孩女孩?”

这真难为逝世我了——600度的近视眼,从床头看床尾一片含混,只看见一团红艳艳的精神,比咚咚刚出身时最少瘦了一圈!

见我吃力地瞅,助产士终于善意揭开答案,“男孩呀,儿女双全,真好福分!”

向老天起誓,那一瞬间我在惊喜之余竟然还有些惧怕!我看着那个小小娇弱的婴孩,我知道我爱他,可我无法压制心坎深处乌七八糟的胆怯,我甚至激动地想过:从现在开始,如果我们家有任何一个人对男孩表示出更多的疼爱并因此疏忽了女孩,我都将以无比凶猛、毫不近人情的姿势,将这个人从此隔断于咚咚的生活之外!

开解这所有的,是那天晚上我跟我妈在病房里的对话——当我说出自己的焦急时,我妈斩钉截铁地答:“有什么好愧疚的,又没说咚咚必需要照料叮叮、忍让叮叮,虽然大的得照顾小的,可是男的还得照顾女的呢!”

咚咚,不得不否认你外婆真是个蠢才,她一句话就让你妈有醍醐灌顶的感觉!是啊,你俩只不外相差一岁多,用不了多久,你们走在一起时甚至会让人误认为是双胞胎,你们都是小孩子,无拘无束成长便好,本就不会有偏心,所以谈什么亏欠?

也真的是这样,咚咚,你的爷爷奶奶外公外婆爸爸妈妈,他们不会把对你的爱分出50%给弟弟,偏偏相反——他们给你100%的爱,也给弟弟100%的爱,在这个基本上,你爱弟弟,弟弟也爱你,于是在长辈们100%的爱以外,你们因为彼此的存在,而真正占有了爱的加倍。

至今,我都记得那个场景:夏末,两岁半的你从外婆家度假回来,一路噔噔噔爬上五楼,门一开,像小炮弹一样冲进家门,一眼看见被奶奶扶着站在玄关里冲你咧嘴笑的叮叮,你大喝一声“叮叮,我想你了”,而后冲上去牢牢抱住他,而他也紧紧抱住你,你们流着口水彼此亲吻(或者是“互啃”?)长达非常钟之久,一度造成玄关邻近的交通梗塞。

然而,所有人都认为,再没有比此刻更好的时间了。

你们看,叮&咚,你们那天秤座的妈妈,一辈子晃晃悠悠缺少决断,然而当初她坚信,她这辈子做得最果断、最美丽的一件事,就是把两个宝宝带到这个世界上来,从此,她有200%的勇气、200%的耐烦、200%的爱……因为你们,她如斯富有。

本来,是我要谢谢你们呵,我敬爱的宝贝们。

是真的,说“谢谢”!

更多更新的资讯信息敬请关注:天津代孕_天津代孕产子中介服务公司_天津代孕费用网址http://www.dyuntj.com

助孕热门文章推荐